“建”证新风采丨盾构掘进“护航员”

时间:2022-08-24 18:36:10 作者:英亚体育官方入口 来源:英亚体育app下载

  自2008年毕业后进入中铁十四局以来,风雨14载,明亮走遍了大半个中国,驰骋在他的盾构潜行之路……

  刚工作时,明亮被分配到广州地铁5号线项目担任技术员。在这里,对盾构机机械、电气和液压系统等内容的学习,几乎满足了作为机电科班出身的他的全部求知欲望,也开启了他的盾构施工职业生涯。

  学习生活从来不是一帆风顺。在工作之初他就遇到了第一个难题——盾构机吊出井在隧道的左侧,盾构机拆解后需要进行两次转弯和一次平移。如何能够减少吊装时间,提高效率,成为当时施工的棘手问题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经过多次试验与模拟,他参与设计出了“一种盾构机旋转托架”,并顺利通过强度验算。安装、调试后,解决了盾构机转弯难的问题,帮助盾构机提前完成拆解、吊出工作。

  2010年1月,哈尔滨寒风肆虐,冰天雪地。这年冬天,明亮被调至哈尔滨地铁1号线标项目部担任机电领班。在他看来,比天气更恶劣的是哈尔滨盾构施工所经区域——全断面处于粉砂、中砂地层。这里埋深浅,且地层含水量较大,达到15%,有的地段可达30%。

  “盾构机在这种地质下掘进最怕漏水流砂,一不注意就会引起地面沉降。同时,哈尔滨盾构区间要两次穿过房屋,还要过高架桥,对地面沉降控制要求极高。”明亮回忆说。

  为达到施工要求,他查阅技术资料,向盾构专家们建议引进可以提高结构力、稳定开挖面的高分子材料技术。掘进过程中,他和团队通过添加高分子材料、配合膨润土等对砂土土质进行改良,并合理调整掘进参数,最大限度降低了地面沉降,保证了隧道的顺利贯通。

  “1毫米有多少距离?”这是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差距。在明亮修建的长沙长株潭城际铁路树木岭隧道,地表沉降牢牢控制在了这个数值以内,被世界隧道协会的国际专家们称为“了不起的穿越”。在隧道贯通之前的数百个日日夜夜里,是他不停地对设备进行全方位的检查、维修,让保养成为了一项常态化的工作。无论严寒酷暑,他都及时处理穿越过程中设备出现的问题,保证盾构机的平稳穿越……这些也离不开前几次盾构施工经验给予他的指引。

  日积月累地与盾构设备、掘进施工打交道,让明亮在盾构施工领域练就了一身过硬的专业本领。

  此后近十年,从南京,到常州,再到无锡、南通,从改变盾构接收方式到优化改良盾构机,一个个硬骨头被啃掉,一只只拦路虎被拿下……在多个城市轨道交通的历练中,让明亮成为了江苏省轨道交通行业里盾构领域的“行家里手”,他那坚毅的身影在隧道里也变得更加“明亮”。

  当提及过往时,明亮说,最深刻的当属在宁和城际轨道项目,解决裂隙水导致螺旋机喷涌问题的经历,打开了他对盾构施工的新思路。

  那时,项目盾构掘进至400多环,穿越中风化凝灰岩时,出现了岩层裂隙水发育丰富,盾构掘进螺旋机喷涌严重,单环推进时间增长,刀盘电机、液压系统高温报警,严重影响了施工进度,陷入了一天只能推进一环的困局。明亮和盾构施工人员不断地召开专题会研究解决办法,多次尝试和试验,最终通过组装调试泥浆泵,将管路接到出渣口,使水分通过泥浆泵抽到渣土斗中,并改良泡沫系统。最终,掘进速度增加到一天4环,打开了施工新局面……

  2019年10月,明亮在南通2号线标项目担任盾构经理,负责统筹盾构隧道由前期准备到贯通移交过程中的各项安全、技术工作。

  项目永达路~南通火车站区间穿越宁启铁路用房、联运火车站办事处、南通火车站3站台7股道,沉降观测精度要求极高。穿越期间,他牵头成立联合办公室,组织铁路、监测各方建立监测数据共享机制,合理调配各方资源推进铁路穿越施工,涉铁手续自批文下发到开始注浆加固施工,仅历时190个工作日,速度远超同类涉铁项目。

  而穿越南通火车站3站台7股道时,需采用WSS+袖阀管注浆加固。他带领团队分工协作,一边加强与铁路管理部门沟通,确定盾构穿越宁启铁路时间,确保施工期间列车限速到普铁时速运行;一边合理地推进注浆加固,同时根据试验段掘进经验,优化掘进参数……

  经过不懈努力,左、右线盾构机成功穿越多处风险源,经第三方检测结果显示,左线下穿宁启铁路后,实际沉降仅1.1毫米;右线下穿宁启铁路后,实际沉降为1.3毫米;几乎是“零沉降”。

  2021年8月,明亮被调派到苏州S1-TS-12标项目担任盾构经理,监管两个工区,其中洪湖路~城铁花桥区间,需侧穿高压电力钢管塔,下穿京沪铁路、京沪高铁、沪宁城际铁路,而城铁花桥~光夏路区间穿越沪宁高速,下穿神童泾桥及商铺。与他以往参建的所有项目相比,风险源密度更高,同步推进的盾构设备更多。

  依托在长株潭、南通地铁2-3标等项目穿越风险源的经验,明亮和团队商议,确立了一系列科学而可行的加固及穿越措施。

  在穿越过程中,他一趟趟去现场观测,和相关技术员讨论可能会发生的问题,参与盾构穿越方案编制评审、条件验收工作。每一次条件验收会议前后,他都会去找专家学习讨论,把专家的指导意见翻了又翻,看了又看。他时刻关注掘进参数、地面沉降情况、铁路监测情况,尤其是穿越多条运行铁路等风险源的关键时期,他几乎是24小时蹲守在盾构机上,一刻不敢松懈……

  在团队的共同努力下,两个区间双线隧道均已顺利贯通。洪湖路~城铁花桥双线毫米成功穿越多个风险源;全长1907.431米的城铁花桥站~光夏路站区间右线米的纪录。

  而在两个区间的联络通道施工时,由于线间距短,冷冻法施工时间长,且冷冻加固效果不确定,项目决定采用更科学的施工方法——机械法联络通道施工。这也是公司第一个使用机械法联络通道施工的项目。

  善于钻研的明亮立马带领团队“扑上去”,阅读领会方案,融合图纸钻研,规范学习方法。在同事眼里,他就像“熬鹰”般,想方设法激发个人潜能,学习理解机械法联络通道施工“微加固、可切削、全封闭、强支护、集约化”的15字理论。虽然是第一次采用机械法进行联络通道施工,但在他的带领下,项目团队仅用40余天完成了洪湖路~城铁花桥区间两个联络通道的施工,大大提高了施工效率,节省了工期。目前,洪湖路站~城铁花桥站~光夏路站区间5座联络通道已全部按计划完成施工。

  细细算来,与盾构机相伴的14年、5100多个日夜里,明亮有一半的时间都穿梭在幽暗狭长的隧道里。纵使前路荆棘满布,他都在一次次始发中啃下“硬骨头”,在一次次贯通中答出“高分卷”——他就是隧道尽头,最“明亮”的那颗星!如今,明亮被调去济南济泺路穿黄北延隧道项目,开启新的穿越征程……